返回主站 >>
首 页
市委政研室
·工作机构
·通知公告
·贯彻落实
·学习型干部
·部委文件
·调研动态
·学术专栏
·他山之石
市编办
·工作机构
·工作动态
·通知公告
·编制人事信息
·部委文件
·学习型干部
·改革创新
·经验交流
·规划计划
·行政许可事项公开
·办事指南
·资料下载
·政务信箱
市委改革办
·工作机构
·政策导向
·外地经验
·改革研究
·珠海实践
·专题报道
·改革互动(留言板)
市委党校
·工作机构
·通知公告
·贯彻落实
·学习型干部
·部委文件
·学术专栏
·他山之石
·党校教研
·部委办信箱
市委党史研究室
·工作机构
·工作动态
·历届党代会
·党史人物
·党史编研
·党史知识
·革命史迹
·党史大事记
您现在浏览的位置是:
学术专栏
发展健康产业应处理好十大关系
2017-07-04
 

“健康中国”已成为国家放在首位的发展战略。健康中国有三层含义:一是国家发展的目标。这个目标就是人的健康和人的寿命要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健康指标很复杂,寿命很简单。我国1949年的时候,人均寿命45岁,1980年的时候61岁,今天已经达到78岁,赶上不少发达国家了,已有6个省超过了美国水平。二是人民的生活方式。就是要有一个健康的理念,要有维护健康的服务体系和保障体系,这就是新的生活方式。我们现在在这个方面应该说发展很快,但是还远远赶不上发达国家,健康意识、健康知识水平很低,有关方面调查,达到标准的只有6.8%,差距非常大。健康理念水平需要很好的提高,健康服务和保障体系还未完全建立,还须不断完善。三是国家发展的一种模式。首先把健康摆在首要位置,这是国家发展的一个大战略,放在最高位置,所谓首要位置就是一切都在它之下。其次就是要全方位、全过程、全周期的提高服务和提供保障。

健康中国必须围绕这三个方面的内容做文章。而要围绕健康中国发展健康产业,需要处理好以下诸种关系。

一、产业与事业的关系

大健康产业,作为一种产业是市场化的,作为事业在很大程度上又具有公益性的特征,当然产业包含在事业之中。所以我们在发展这个产业的时候,一定不能像发展其他产业,只管它的市场化,而忽视它的公益性,也就是说不能光顾着赚钱,因为大健康产业,它要遵循两个规律,一个是市场规律,那就是要赚钱,一个就是要有益于人民的健康,有益于健康的一点都不能打折缩水。就像农民种粮食一样,它必须遵循两性,一个是市场性,一个是公益性,粮食是刚需产品,不论种粮赚钱不赚钱,农民都得种,不赚钱由政府补贴,不能因为不赚钱而放弃种粮。健康产业同样如此。

    我国改革开放以来最大的变化就是发展关系的变化,所谓发展关系,就是人与人、人与物、人与自然,这三者之间的关系发生了根本性变化。改革开放以前,人与人之间以阶级斗争为纲,见人就批,不管是父子、兄弟、姐妹,一家人之间也要经常搞个矛盾,互相斗争,人与人的关系非常紧张。今天我们才知道人与人之间要以人为本、和谐相处、合作共事,不然的话什么事也做不成。人与物,在那个年代是以穷为荣,谁穷谁光荣,今天我们才知道,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应该以富为荣。人与自然,我们过去叫人定胜天、改造自然,今天我们才知道要与自然和谐相处,不然的话,会受到规律和自然的惩罚。

这三大关系的变化是改革开放以来最大的变化,我们跳出了发展关系的陷阱,我们千万不要掉入发展路径陷阱,以GDP为追求的目标、以财政收入为追求的目标、以政绩为追求的目标,这都是扭曲的发展观,发展的路径必须选择正确。

今天社会上有许多不正常的现象,敬畏感缺失、羞耻感淡泊、价值观混乱、潜规则盛行,有不少人什么都不怕,法律底线都敢去突破,西方信上帝,封建时代信鬼神,心里都有约束,今天反而没有约束了,人如果什么都不怕,那就会什么坏事都敢做。羞耻感淡泊,有些人没有羞耻感,做了坏事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核心价值观在有些地方不能起到引领作用。价值观多元是对的,但是必须以核心价值观为引领。潜规则盛行,潜规则一出来,明规则就不起作用。这样一个背景下,人生的三观——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就会发生偏斜。不少人把一生浓缩成两个数,上学是为了分数,长大是为了钱数,一生就用两个数来衡量,上学时考的分数高他就牛;工作后,挣的钱多他就牛。如果我们学习数学只为了数钱,学习语文只为了识字,那么人类的文明就是个大倒退。西方最宏伟的建筑是教堂,因为那里存放着信仰;日本最奢华的建筑是学校,因为那里存放着知识;中国最顶尖的建筑是银行,因为那里存放着金钱。

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发展大健康产业,一定要守住初心、守住良心、守住底线,不能乱来。时刻不忘,大健康产业是产业,更是事业,既要遵循市场规律,更要遵循健康规律,不能光为了挣钱。意大利人类心理学家鲁格·肇嘉有句名言:没有限制的增长等于抢劫,没有界限的发展等于破坏。西方一直是发展的罪恶,中国过去几千年是限制的罪恶,改革开放以来,某些方面的发展也出现畸形,需要高度警惕。

二、健康与小康的关系

党中央明确提出两个百年目标,第一个百年还有4年的时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我们现在还有5000多万贫困人口,其中因病致贫的占的比例非常大,有些地方甚至高达50-60%,所以健康问题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中起的作用非常大,可以说没有健康就没有小康。物质生活再好,身体不健康,谈不上小康。在不少地方,现在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依然没有解决,特别是大病。虽然有了合作医疗,但是对于偏远地方的农村,看大病要到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到大城市农民需要付出“四个三”的代价,奔波三千里、挂号三礼拜、排队三小时、看病三分钟,到大医院看病给你三分钟就不错了,我们全国280万医生,每年的门诊量是77亿人次,这些医生大多分散在县乡,大医院医生一天要看的病人无法计算,特别是大医院、好医院的医生,上了班之后,连续几小时一口水都来不及喝,一直到下班,厕所都不能上,实在辛苦,这是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带来的问题。我们在这个问题上要摆正关系,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小康最重要的就是健康,要实现现代化,人的素质是第一位的,而人的素质既包括好的智力,也包括好的体力,只有二力的同时提升,才是完整的全面的素质提升,且体力是基础性的,没有好的身体,智力也无所依托,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三、生产与生活的关系

健康产业应该是生活型产业,应该重点考虑有利于人们的生活,不光考虑生产。就农业而言,美国是生产型农业,中国的农业是生活型农业,发展方向首先应是满足本国人民的基本生活需求。健康产业是生活型产业,健康产业的发展,主要是为了改善人们的生活质量,提高人们的健康水平,一切都应以此为出发点和落脚点。

这里就有一个怎么看待我们的一些经济行为问题,大家知道哈佛大学的教授桑德尔有一个著名的桑德尔之问,他的一本书——《金钱买不到什么》。现在世界上金钱买不到的东西越来越少了,什么都可以用金钱买,这是文明的倒退。最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有一次在中国某大学演讲,他提问:“如果下雪了,商店里的铲雪工具是不是应该涨价”,有89%的同学都回答:“应该”,桑德尔哭笑不得:这不是乘人之危嘛。因此,我们在这个问题上不能只用经济学的眼光审视,还要用社会学、政治学的视野把脉。

四、未病与已病的关系

美国著名医生特鲁多的墓志铭传遍世界,“有时治愈、常常帮助、总是安慰”,做医生就是处于这么一个状态,好多病,病倒之后,医生是没有多少回天之力的。“治未病”是中医的基本理念,在没病之前做好预防,用我们的医学知识向大众普及。在这个问题上,日本做得很好。日本50人以上的单位都配一名卫生师,随时监督指导职工在健康方面的行为状况,如腰围不能超标,超标必须在三个月内用正确的方式消减,政府通过立法管理人们的健康问题。日本全国6万多家药店,80%经营汉方药,自上世纪60年代用15年时间实现了汉方药标准化、规范化。日本在饮食以及有利于健康生活的方式方面,公益性的讲座开的非常多,家庭主妇、老年人经常听讲座,他们的健康水平、健康理念和健康素养都很高,我们应该很好的学习和借鉴,千方百计、想方设法提升大众健康素养,普及保健知识,强化保健理念。不能等到有病之后才治,一定要在未病之时做好预防,这是我们中医的核心医道,如今不能让“墙内开花墙外香”。但需要高度关注的,在“伪健康信息”满天飞的背景下,政府、职能部门、媒体必须通力合作,注意消解不良信息引发的社会恐慌。“吃了这个你就死定了”,“这个=癌症”等耸人听闻的说法,误导消费者现象必须随时做好正确引导。

五、需求与供给的关系

我们发展健康产业,不能光在供给上思考问题,一定要开发需求,有些需求是可以开发、可以引导的,比如现在有机农产品,大家都知道有机农产品对身体有好处,我们就应该开发这些产品,引导消费。

河套平原有一个叫杨兆霖的农民企业家,依托河套平原这一中国优质小麦基地,通过多年的试验,研制出一种面粉,2013年被欧盟认定为有机产品,同年被中南海选为国宴招待面粉。他这个面粉我给他概括为“三用三不用”:一个是不用地上水浇灌,他认为地上水都有污染,他是打深井用地下水灌溉。河套平原大家知道是自流灌溉,中国有三大灌区:河套、都江堰、安徽的淠史杭工程,但是黄河水那么方便他不用,他用地下水,地下水没有污染。第二个不用就是不用农药化肥,豆麦轮作,以大豆根瘤菌做小麦肥料,且使用生物农药防治病虫。第三个不用是他不用机械钢磨,他发明了一个石磨来磨面。机械钢磨每分钟500-800转,产生高温,使面粉的质量和品味受到影响,石磨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一分钟只转33转,磨出来的面粉质量有保证,所以他的面粉30-260/公斤,制成面条460/斤,供不应求,即便有钱都不能保证订到货。

现在休闲养生是一个非常值得开发的产业,好多人还没有认识到这个方面。休闲养生对健康是很有好处的。乡村旅游现在已经成为一个产业,乡村旅游是中国农民的第三次创业,第一次创业,发展乡镇企业,离土不离乡;第二次创业,进城打工,离土又离乡;第三次创业,开发乡村旅游,既不离土也不离乡,自己干自己的,为子孙后代造福。我们应该很好地在这方面做做文章。因为今天有许多因素使乡村休闲旅游、养生成为大趋势。首先是收入的提高,其次是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第三就是交通通讯条件的发达,第四就是休闲时间的增多,第五个是城市病的加剧,我们过去城市没有病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城市好,现在城市病越来越严重,大家才知道乡村更好。第六盛世乡愁的呼唤。乡愁一般发生在两个时间,一个是乱世,一个是盛世,我们今天是盛世乡愁,乡村旅游应该成为未来休闲、养生、保健发展的先行产业。

像微生物食品的开发,专家建议每人每天消费250g以上,我们现在全国平均才60g,开发潜力非常大。如果微生物食品按照专家建议的水平开发,那就是一个上万亿的产业。微生物食品是一个非常有前景的产业。人类有史以来的农业活动主要是在动植物上做文章,农业现代化要有三物思维的理念:植物、动物、微生物同时开发。植物是生产者,动物是消费者,而微生物是分解还原者,没有微生物的参与,农业的生态循环链条就建立不起来,石油农业的弊端就无法克服。

微生物现在已经形成六大领域,“三料二品一剂”:“三料”是微生物饲料、微生物肥料、微生物能源染料,“二品”是食品和药品,“一剂”是微生物清洁剂,这六大领域的开发潜力非常大。

六、小众与大众的关系

今天的服务业已经由大众向分众、向小众、向个性化发展,所以我们今天在发展健康产业的时候,要用高精尖的技术发展高精尖的产业,但是也要注重大众化的普及。只瞄准高精尖,而忽视大众化的需求不可取。故然高端赚钱,但是服务小众,只能是解决一小部分人的问题,虽然能赚大钱,我们也不能只在那个路子上走,对于广大人民群众的需求一定要解决好,大众化的产品有些虽然不怎么赚钱,该生产还是要生产,当然这需要国家的帮助扶持。日本百年老店有十多万家,千年老店8家,有许多都是不怎么赚钱的,但世世代代坚守着做下来,因为社会需要。当然社会对他们特别尊重,他们有很高的社会地位,这要在制度层面、社会层面、文化层面予以鼓励、支持,从而形成一种社会风气。

七、中医与西医的关系

中医是始终活在我们身边的传统文化。20161225日《中医药法》已经颁布。我国现在有45万中医,到2020年还要增加26万,那就差不多有70万中医师,这个队伍是越来越庞大。中医在近百年来的历史上有五次废存之争,民国政府曾经下过文要废除中医,包括我们的毛主席,早年的时候也认为中医不行,要废,到了五十年代,他突然又觉得中医应该发展。有关统计,我们中医药的销售占整个医药市场三分之一的份额,特别现在在世界上已经形成“中医热”,我们的中医已经传播到183个国家。我们要很好地发扬这个国粹,当然对中医的概念应该理解清楚,它不光指的汉医,我们56个民族,哪个民族有好的精华都应该继承、发扬。一句话,中医和西医的关系要处理好。

对于这个问题,有些人可能不是太清楚,特别是,不是研究医学的。中医是哲学,西医是自然科学,它们不是一个学科的,所以好多方面不好进行比较。我的想法就是,西医要中国化,中医要科学化。因为中医好多哲学原理我们很难讲清楚,即便讲清楚了,听者也未毕能听明白,应该用现代自然科学把它规范一下,比如国家正在做《本草纲目》的分子化,这就是科学化。

有关方面称中药在欧美已经形成300亿的市场,但大多都是日本、韩国注册的产品,中国只占总量的5%,中华民族的精华反倒成了人家赚钱的工具。中药的开发,中医的传播大有文章可做。尤其在西医对一些的新的疾病无能为力的背景下,中医更显出神奇之处。比如,世界抗生素研究每十年才能开发出一个新品种,而微生物抗药性只有23年就能生成。上世纪60年代治疗疟疾的奎宁失效,最近英国报道,在缅甸西部又发现抗青蒿素的疟原虫,照这样的变异速度,人类很快就无力招架了,而中药是多种复合成份的混用,对一些单一抗生素解决不了的问题,中药往往显出奇效。这已为许多临床案例证明。

八、吃饭与吃药的关系

今天,我们已经进入“盛糖时代”,有关资料显示,中国糖尿病患者已达1.15亿人,糖尿病的根源至今还不太清楚,但医学界普遍认为与三个字有关,即“吃”、“闲”、“烦”。营养过剩或营养不均衡,吃的不科学是首恶。药补食疗、药食同源,这是我们中医的基本思想。它的重大实践也在这里,吃饭就等于吃药,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应该很好地大做文章。外国人经常讽刺中国人,说中国人吃的、喝的、呼吸的,什么化学元素都有,所以中国人死了,拍扁了挂在墙上,就是一张完整的化学元素周期表,什么元素都能找到。我们应该改变这个现状。从吃饭开始,解决这个问题,防止病从口入。吃的不安全,身体就谈不上健康,特别是现在农药、化肥、除草剂、重金属有害的东西,在农产品里面都有残留,对身体健康是有影响的,这些应该从源头上解决问题,教育农民、引导农民,不要把这些东西再大量地使用到农作物里面去。

现在的新科技正在把吃饭与吃药结合起来研究,例如用生物芯片技术,把芯片植入羊或牛身上,让它产奶。产什么样的奶,治什么样的病,喝了这个奶就不用吃药,这个技术已经成熟,如果普及的话,那就非常有价值。媒体报道,武汉大学生命科学研究所,发明了把人的基因转移到水稻上,可以提取人体血清白蛋白,每亩大约可提取2公斤,这是一个了不起的突破,人体血清白蛋白过去只能从人血里面提取,我们每年的需求量是110-120吨,每年的缺口是60-80吨,这么大的缺口没法弄,大多都是从国外进口,如果这个成功了,几万亩水稻就可以解决以上问题。就像人工胰岛素。过去胰岛素非常匮乏,只能从猪牛身上提取,一头猪、一头牛提取的胰岛素,只能够一个糖尿病人一个礼拜的用量,人工合成之后,这个问题不成没问题了,要多少有多少。如果人体血清白蛋白可以从水稻中解决,那又是个了不起的大事。

九、竞争与合作的关系

人类社会从未如此强大,也从未如此脆弱;从未如此张扬个性,也从未如此互相依存。互联网的诞生使各行各业随时都会发生业界革命,快递让邮政乱了方寸,微信让邮电心惊肉跳,专车让出租汽车公司晕头转向,支付宝让银行如临大敌,电商让商场惊慌失措,慕课让传统课堂目瞪口呆,你不知道一夜醒来会有什么新生事物出现,一些企业可能一夜消亡,一些企业可能一夜崛起,小企业一夜逆袭成巨人的事屡屡发生,裂变、分化、重组、消亡、再生都会在转瞬之间发生,每个行业都随时面临业态的重构;而每个人在这个以分秒为单位的变化过程中,缺乏合作意识就意味着黄泉路近。

在物质匮乏的时代,市场的作用就是生存竞争、你死我活,今天我们进入物质丰裕时代,在市场行为里面就应该遵循利益合作的规律。今天的社会分工越来越细,每个人所从事的那一件工作,在整个价值链中比例越来越小,也就是说,你离开了别人,你所从事的工作是毫无意义的,所以你必须跟上下前后左右搞好合作,大家共同得利。健康产业尤其要做到这一点,不要恶性竞争。其实我们现代社会,没有哪个时代像今天这样,大家需要相依为命、抱团取暖的,不相依为命,那是非常危险的,你要被整个社会抛弃。例如农民工离在座的各位很远,在座的可能觉得农民工跟我们没有多大关系,但是在大中城市,一旦农民工撤出来,那座城市就会是一个死城,立即瘫痪,臭气熏天、道路都塞、垃圾遍地、没人收拾,那些又苦又脏又累又危险,报酬又低的工作都是农民工在顶着,因此不要歧视他们。今天我们做任何事情都要考虑合作,合作才能水涨船高,共同得利。就大历史观而言,《人类简史》一书考证,人类的祖先原来有六大人种,传承延续到今天的只是其中的一种叫智人,其他五个人种都先后灭绝了。就单个人而言,其他人种有的比智人聪明,但因为智人会编造团结合作的故事引领众人协作共事,他就逐渐进化成为地球生物链最高端的我们。

十、四化与五化的关系

长期以来,我们都在为实现四化而奋斗,十八届三中全会又加了一个“化”——绿色化,“四化”就变成了“五化”,这五化里面,农业现代化、新型工业化、城市化,这三化是载体,人类文明,不管是哪种文明,都是依附在这三大基本载体上的。信息化是手段、途径,绿色化则是价值观问题。我们发展健康产业,一定要有绿色化价值观,那就是遵循生态学的原理,按照生态规律、自然规律去做我们的事情,这才是我们应取的正确价值观,才符合中央提出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五大发展理念。

谁把绿色发展破坏了?我们在发展过程中都有责任,包括我们每个人都是有原罪的,但是追根溯源,源头在西方,西方的“四唯论”导致今天生态环境的破坏。第一个唯是唯人类论。基督教的教义就告诉人们,自然界的一切都是人类可以随意索取,随意消费的,它没有看到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人只是自然中的一员,而不能把自己作为主宰,人和自然界的其他生态物种都是自然中的一员,少了谁都会出问题。1958年大跃进的时候,除四害、打麻雀,结果麻雀消灭了,害虫马上就出来了,现在许多问题就出在这个上面。第二个唯是唯科技论。觉得科技能解决一切问题,其实科技是双刃剑,比如核能可以制造原子弹,也可以发电,那就看你怎么用。所以不能把科技当成解决一切问题的手段。要把它用好,如果用不好,会带来危害。第三个唯是唯速度论,认为发展的越快越好。速度如果超过一定限度就会出现问题。第四个唯叫唯对立论。西方现代的哲学,它的基本思想人与自然是对立的,它没有看到人与自然可以和谐相处的一面。中华民族在18世纪之前,一直是人类农业文明的引领者,创造了“天时地利人和”这一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人类文明的黄金定律。而西方工业文明的哲学理念则恰恰相反,认为人是自然的主宰,人定胜天,人对自然可以肆意掠夺,地球灾难便从此开始。今天我们应合理引入西方工业文明,不可盲目,尤其涉及影响人类健康的东西,必须慎之又慎。

    注:本文根据作者在健康中国论坛上的演讲录音整理。

版权所有:中国共产党珠海市委员会 技术支持:珠海市信息化办公室
地址:珠海市机关大院一号楼四楼 邮编:519000 粤ICP备10205805